搜狗VS百度 一场“输入法”引起的专利大战

作者:辉月 发表于2020-05-08 15:14:00 来源:信息网

文 | 严剑漪 郭燕
一个是“他们搜狐,我们搜狗,各搜各的”的搜狗,一个是“众里寻他千百度”的百度,近年来,双方因“输入法”发明专利而展开了一场硝烟弥漫的“大战”,先后在北京、上海等地提起诉讼,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
2020年3月30日上午10时,搜狗在上海起诉的一起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二审落槌,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上诉人北京搜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搜狗公司”)与被上诉人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两百度公司”)、原审被告上海天熙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熙公司”)一案进行在线宣判,二审驳回了搜狗公司的全部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搜狗VS百度 一场“输入法”引起的专利大战

>>图为二审庭审现场 吴艳燕 摄
“输入法”之争
作为著名的互联网公司,搜狗公司拥有名为“一种用户词参与智能组词输入的方法及一种输入法系统”的发明专利,而两百度公司则制作发布了百度输入法。搜狗公司认为,百度输入法侵害了己方的专利权。
2015年11月,搜狗公司经公证保全程序,购买了一部“一加”牌手机,发现该手机预装了百度输入法软件,发票开具单位为天熙公司。
同年11月16日,搜狗公司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两百度公司立即停止侵害行为,具体包括以下三项内容:停止制作侵害搜狗公司专利权的百度输入法;停止在自己或第三方经营的网站、应用平台上发布侵害搜狗公司专利权的百度输入法供公众用户下载;停止将侵害专利权的百度输入法提供给手机生产厂商让其预装在所生产销售的手机中。
此外,搜狗公司还请求法院判令天熙公司立即停止许诺销售、销售预装有百度输入法的手机。同时,搜狗公司指出,两百度公司应赔偿其各类经济损失人民币1000万元。其中,5万元由天熙公司连带赔偿,诉讼费用则由三被告共同承担。
2017年3月,搜狗公司提出申请司法鉴定。同年7月,工业和信息化部软件与集成电路促进中心知识产权司法鉴定所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显示,百度输入法软件的部分技术特征与搜狗公司的相关专利技术特征不相同,也不等同。
2017年12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组织搜狗公司、两百度公司代理人,以及专家辅助人、技术调查官、相关鉴定专家对百度输入法软件源代码进行了勘验。经审理,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搜狗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1800元、司法鉴定费用15万元、鉴定人员出庭费用49044元均由搜狗公司负担。
搜狗公司不服,向上海高院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将案件发回重审或改判支持搜狗公司一审针对两百度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二审再争锋
二审中,搜狗公司和两百度公司围绕“百度输入法软件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一审法院的举证责任分配是否合理”“一审法院是否妨碍了搜狗公司举证质证权利”三大争议焦点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搜狗公司指出,自己是“一种用户词参与智能组词输入的方法及一种输入法系统”发明专利的专利权人,该专利权利要求1的主题名称是“一种建立用户多元库的方法”,百度输入法软件具有相同的技术特征。搜狗公司认为,一审法院错误地解释了专利权利要求1中“具有相邻关系的用户字词对”的技术特征。搜狗公司提供的实验测试结果显示,百度输入法软件不只存储了整词,也存储了二元词对,并在组词过程中调用了二元词对。
关于“所述用户字词对在所述用户输入时相邻出现的概率”这句话的理解,搜狗公司认为,概率是可能性,在观察次数充分大的情况下,可以把频次作为概率。所以,从词出现的可能性角度来说,“词频”和“概率”属于等同的技术特征。
两百度公司则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百度输入法软件存储的是整词,不存储有相邻关系的用户字词对,不存在用户多元库,其是一种建立用户词库的方法。
专利中所述的概率指的是用户二元库中存储用户字词对在用户输入时相邻出现的概率,而不是泛指所有概率。百度输入法软件仅统计了用户词被输入的次数,没有统计用户词出现的概率。“词频”与“概率”属于既不相同,也不等同的技术手段。
在举证责任方面,搜狗公司认为,其在庭上的实验测试结果表明,百度输入法软件不只存储了整词,也存储了二元词对,并在组词中调用了二元词对。所以,搜狗公司已经从百度输入法软件的操作现象和功能上证明了百度输入法软件实现了涉案专利所实现的技术效果,举证责任应当转移至两百度公司。而两百度公司没有提交证据证明,百度输入法软件采用了不同于涉案专利保护的技术方案去实现专利所要实现的技术效果,应当承担不利法律后果。
对此问题,两百度公司则辩称,其针对搜狗公司的每一个实验都有反驳和实验,也提供了验证实验和源代码,以证实百度输入法软件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已经尽己所能举出了所有证据,搜狗公司的主张不能成立。
上诉终被驳回
2020年3月30日,上海高院作出二审判决。
上海高院认为,如果主题名称仅是对全部技术特征所构成的技术方案的概括,而不是技术特征的限定,那么它对权利要求的限定作用一般限于确定专利技术方案所适用的技术领域。技术领域由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通过阅读权利要求和说明书即可明确。本案中,搜狗公司专利用户多元库与百度输入法软件用户词库的技术领域相同。
上海高院同时指出,搜狗公司专利对自造词中的二元关系作了区分,并在此基础上实现了发明效果。因此,“具有相邻关系的用户字词对”包含两层含义:一是字或词的组合;二是字或词之间具有相邻关系,即谁与谁相邻。而百度输入法采用整词的存储方式,并没有获取相邻关系的用户字词对。
对于概率问题,上海高院经审理认为,搜狗公司专利的概率受用户输入二元词对的总次数影响,而从现有的勘验和相关实验结果看,百度输入法软件的词频并不受用户输入用户词总次数的影响。搜狗公司的相关专利权利要求和说明书明确区分了“词频”和“概率”的不同表述。因此,“词频”和“概率”具有不同含义,属于不同的技术手段,不构成等同的技术特征。故百度输入法软件并未落入搜狗公司专利权保护范围。
此外,经查证与核实,上海高院认为,一审法院对于搜狗公司和两百度公司的举证责任分配并无不当,搜狗公司相关质证权利受到损害的主张不能成立。
综上,二审判决驳回了搜狗公司的全部上诉请求。至此,这场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专利大战落下了帷幕。
来源:中国审判
原标题:《案件报道 | 搜狗VS百度 一场“输入法”引起的专利大战》

上一篇:駐中央統戰部紀檢監察組:以自身整改推動綜合監督單位巡視整改


下一篇: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2020年工作计划:探索推进中证报价(雄安)股权市场建设